星辉彩票群
当前位置: 首页 » 看资讯 » 活动动态 » 正文

中国人保周山:目前风电行业的保险状况堪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21  浏览次数:269  
核心提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风电专营公司总经理周山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题“风电保险迷局”的主旨演讲。
  12月21日-22日,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主办的第二届风电设备质量与可靠性论坛在北京裕龙国际酒店隆重召开。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风电专营公司总经理周山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题“风电保险迷局”的主旨演讲。
  
  以下为发言内容:
  
  周山:感谢刘总。大家好,我是人保的周山,我们是2006年12月份和金风科技签的战略合作协议,这个月算下来刚好十年,把我们带到风电保险的领域,应该算这个月刚好十年,也是很巧,感谢会务组让我们过来参加交流会。风电行业发展这几年高速发展,大家都是有这个共识的,我认为多少有一点摸着石头过河的味道。风电整机厂在成熟期,也在淘汰期,我相信能留下来的应该具备两个要素,其中一个就是在高速发展的行进过程当中,还能完善可靠性,我们一边高速发展,一边不断纠错,反正在完善可靠性。如果有问题不去及时完善它,或者想完善的时候可能已经被淘汰了,行业这几年的淘汰率也比较高,行业协会搞这个论坛加上跨界的互动,对于我们保险业界来说也是增加了对风电行业的信心。
  
  我想说的第二点是当我们发生质量事故的时候我们有没有纠错的能力和机制,这是我们存活的因素之一,理论上保险应该是当出现质量风控的时候,应该是质量风控核心的手段,目前实际上风电行业的保险状况也是堪忧的,这也是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的一个主题。
  
  这是四个方面,团队的介绍,保险在风电行业,风电再保险的现状,我们有一些简单的想法,时间原因不细讲了,全国人保系统关于风电的行业的风险数据都有沟通和交流,人保在风电行业市场,我们市场份额不管是在制造企业还是电力企业,我们市场份额应该在75%以上,行业规模越来越大,这也是一个现状,大家都是行业的人,就不讲了。现在面临更头疼的是海上风电是下一个风口,陆上风电还没整完,海上的风电对我们来说,对承保来说压力也是很大的,风险也是我们逾越不过去的。
  
  主要集中在下面三个几个难点,对保险公司来说一个就是行业的高速发展有庞大的市场,从社会责任担当来说这块是不能忽视的,但是现实的情况是整个保险行业的风电业务其实是亏损的,而且不是亏了一年两年,是基本上属于常态的亏损的状态,有太多不确定的风险。头疼的是我们自己还存在恶性的竞争,费率太低,供保的分出很困难,低于再保要求的费率的时候风险只能自己扛,分不出去,行业又存在恶性竞争的环境,这是比较头疼的一方面。
  
  还有一点行业的风险数据掌握的最起码因为不停在发展,不停的出机型,很多风险点的数据的搜集一个是比较困难,第二个目前阶段也不完善,往回倒推这个风电场什么风险,风险点的要素很多,很复杂,保险公司在这块风险数据的缺失也是一个方面。第三块涉及到行业另外一个头疼的事就是当一个风险事故出来的时候,现在行业大部分理赔的案件都已经头疼,其中有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责任认定的问题,这个事故发生了,究竟属于谁的责任,是自然原因、风速的原因还是企业的原因,还是往前追溯,还是原材料的原因,保险里追溯的还是责任方,这点也是保险公司目前头疼的地方。
  
  对于风电企业咱们有下面几个风险点,针对第一个风险点应该就是设备故障,电力企业保险最终追溯的其实是责任的归属方,车险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追尾了,同样是车发生损失事故,责任归谁,谁负责赔偿。风电设备的故障,责任亏损的是电力企业,现在目前也就三大块的风险,第二块是风机性能的表现,就是整机制造企业,整机企业的风险,这块的风险还得再往下追溯,我们现在虽然在质保期内,叶片出险了,表象上看作为国电可能找整机企业的事,但是从责任往前追溯,保险公司可能不赔,要往前追溯,叶片的生产是不是合格,一定要往前追溯的。这个链条怎么去构建,现在行业也在搞整机企业20年的生命周期,为什么搞这个,也就是出了质保期,保了也没赔,原材料质量就有问题,就算给你赔,要求电力企业要给一个追偿权的授权书,把追偿权给我,我追叶片的企业,或者追溯原材料等等,这是目前的一个现状。第三个是风的不确定性。
  
  我们头疼的是保险费的成本是很高的,我们本着风火同价的路上在走,大家都在压缩成本,实际上行业成本假设质保期是6年,拿大部件来说6年,一年的保险费率假设是1%,要6年是6%,行业利润才是多少,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就是成本太高。第二个头疼的问题可能更恶心,就是我成本高,掏了保险费,还有更恶心的是获得不了相应的保障赔偿,这个钱掏了,但是后面保险本身的保障没有,我觉得这个里面原因其实很多,今天主要也就聊这个。
  
  时间也有限,我只能讲一个大概的方向。从2006年到现在我们基本上属于用了十年的时间,因为保险拿各承保公司来说,其实是很庞杂的,人保三千亿,70%、80%是车险,大家成本是分散的,保车险、财产险等等,风电只是很小一个科目,要很泛的不太关注这块,人保我们属于专营的公司,从2006年金风把我们带进来之后,我们2009年成立专营公司,这个公司基本上没有其他的业务,全是风电业务,连光伏都没有。我们用十年的时间,对风电行业的风险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和认知,我想下一个十年我们做下面这三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成立协助风电行业,成立风电行业的保险的共保体,这是我们需要做的。做这件事的目的是把各保险公司给联合起来,现在各保险公司打价格战,打到最后也没有形成一个再保、供保机制的网,每家都没有抗风险的能力,单独去打价格战之后,最后引发的只有行业风险风控理赔难等等,所有弊端全部出来,我相信风电企业行业打价格战道理也是一样的,理赔赔付严重等等。我们国家搞首台套保险一样,里面涉及到风电保险,我们选十家,由人保牵头,形成一个保险的共保体,大家形成一个约束的机制。
  
  这个约束机制设立完成,回过头来对保险公司是一种约束,你应该客观的去拟定费率,既然承保了,应该非常精确的履行价值。风电企业有保险需求的时候,我希望通过共保体,保险条款是很泛的,比如财产险刚开始设立的时候可能跟风电没有关系,里面有很多限制性的条款,并不适用于风电行业,我们针对风电行业的保险设定,一定要单独设计,要不然保单买了也是当发生理赔案件的时候一定是扯皮的,我们见的也多了,现在国内风电行业涉及到保险理赔的案件就是几大电力集团也是一样,扯皮的还是比较多,90%都扯皮了。
  
  往右边还有一个什么作用?由于承保的公司对风险没有一个很好的判断可能就做了,没有做很好的再保的分出,今天也有再保人工饲,统一和再保做沟通,大家对行业风险做一个精确的判断,这是一个方向。
  
  第二件事我希望是促成行业成立共保联盟,把风电企业联合起来,刚才说保险机构,人保有恶意竞争,北京人保东城区和西城区互相在打架,大家只关注业务能不能拿回来,可能不关注中间执行端,后面执行一定会出现问题,如果不理性的做行业的保险,或者说风险分出的话,一定后面引发的问题很多。秘书长这两年一直在跟我说,我们怎么样把大家联合起来,大家统一在保险公司保是不是还能便宜一些,我觉得最大的最基础的功能不是便宜一些,首先是先解决保险真实的保障问题,先别聊便宜,现在大部分保单形同虚设,保了之后赔不下来,我们做的电力企业,我们做的国华的业务,股东单位也都是压了好几年,我不是说人保就怎么样,人保压风电的案件也很多。究其原因也是对风险的预判不专业,行业竞争等诸多原因吧。
  
  如果用固定的保险费能计量出来,能扛住行业的风险,比如电力企业保了,年保费40万,只要发生这几类事故都能获得赔偿,这个算运营成本就很精确了,现在可能掏了40万,可能掏了30万,行业费率差异化很大,有的可能差十倍,但是你对它不确定,我花钱了得不到相应的保障,成本管控这块是有偏差的。这边是电力企业,这边是制造商,往下走,刘总也介绍了我们做上下游的保险,南车、北车、电机的企业,为什么要把大家串联起来,当我们发生一个事故的时候责任的确不好判断,究竟什么原因,或者要判断可能一个损失也就三五万块钱,真的要去判断去做认证,你说我就要搞清楚谁来出这个报告,让鉴衡出这个报告不敢轻易出,要很严谨的认证的,一认证可能十几万,你损失也就几万块钱,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基本有点无解。假设现在是一个共保体,大家都在共保体里面,我是总承保机构,我们自己成立一个专家团队,做一个预判就行了。赔偿这块我们做一个分担,这是一个权宜之计,先解决眼下问题,要不然案件量越压越大。
  
  对于右边行业的共保体和保险公司去沟通,我们可能有议价的能力,我们和再保也可以谈,整个市场就会有一个预期,包括专业的认证机构,我们针对一个事故怎么去认定他的责任,包括认定他的损失,拿保险里面最大市场份额的车险来说,最起码在定价是很完善的,风电行业很难,发生一个事故,很冗长的定损的时间,谁都害怕承担这个责任,赔多了还是赔少了有这个问题。第一个好处是我们可能更高效的解决行业理赔难的问题,如果成立这么一个供保联盟的话,还有秘书长他们也在做,和人保总公司,就是我们能不能争取相应的国家政策,风火同价压缩的成本,前面也介绍了,我们没有这个钱来做保险,或者说没有钱能够真实的对应行业的风险,保险公司要收1%,毫无疑问没有这个钱,六年6%那是什么概念,咱们没有这个财务空间。应该是2018年电价补贴还在下调,包括后面,2020年也好,2025年也好,也许更提前。但是我想我们有什么另外一个倒流的出口,我们怎么把这个成本能降下来,首先国家在保险补贴这块,风电行业现在咱们没有认真去争取相应的政策,机构成立之后,国家现在叫首台套,制造首台套保险已经两年多了,三年了,国家补贴80%的保险费,企业掏20%,军工也是一样,其中有一批,当然有它的范围,就是新的机型符合首台套的补贴政策,咱们就不说首台套特殊情况,正常农业保险补贴50%,农民你家种的地,国家财政是补贴50%的,农民自己掏50%,风电行业完全可以争取类似于这方面的政策,因为的确行业风险摆在那,如果国家有50%的补贴,其实保险公司和电力链条里面的企业也就基本上能解决了,因为费率一直往下坎,坎掉一定程度的时候保险公司不愿意接,费率太低,海上风电1.2%再保都不愿意接,你想作为企业,我要保六年,1.2%什么概念,我要掏百分之七点几的成本,还没人愿意接,的确是有风险的。
  
  当然我们国家首台套费率其实很高,首台套的保险费率达到3%,但是你想怎么可能适用于市场,等于净利润15%出去了,这个行业没有人能做,在这个领域把国家补贴,假设补50个亿,补贴到保险行业里面来,全国首台套保险利润是很高的,都是新的机型,短时间内故障没体现出来就撤了。前面国家能源局也在针对这个课题跟秘书长他们也在讨论,过完年之后可能更系统的让国家能源局和人保坐下来做沟通,能不能拿到国家的政策的补贴。这是第三件事,这个牌子是风电行业设备维修远程定损点,保险理赔难,就跟行业一样的,我们和你们有雷同的地方,各方面得压缩成本,我现在一个五万块钱的案件,如果让鉴衡做一个认证要十万,这个成本一定要压缩,要不我的赔偿损失就达到15万了,再加上其他的损失,未来三五年我们要在全国设终端的服务点,最起码人员的成本,最起码整合行业资源的成本必须降下来,而且现在可降的空间确实很大,包括保险里面有一个超过15天没有修复好,保险公司是要赔偿的,我们对于构建终端有更大的动力就在这,第一时间能响应,最起码这个单一险种是盈利的,整体就盈利了,也就是说后服务市场,如果效能增加,保险公司的盈利点会多一些,反过来维修成本在降低,我们盈利空间可能会更大一些。
  
  从我个人片面角度认为,我认为做好这三点应该可以更好迎接风火同价的到来,谢谢大家。
 
 
[ 看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看资讯
点击排行
 
 
关 闭
关 闭